第一个故事:香林

作者:陈志清来源:《我在新加坡那些事》

香林.jpg

导读:讲述主人公在刚到新加坡时为学英语碰到一个清纯女学生做“小骗子”的故事......


正文:

刚到新加坡那会,我英语不好,经常被同事们笑话。我原以为在新加坡会有好的英语环境,英语口语听力自然会得到改善。我想得很美好,事实上,在这个以英语为通用语言的国家,华人占了四分之三,他们对中国人不说英语,只说中文。有时候,我也会被的士司机误认为韩国人或日本人,这样,司机只能跟我说英语了。可说着说着,突然会问你从哪里来,我又不会撒谎,老老实实告诉他从深圳来。这时,那司机立马改了语言,用标准的中文指责你为什么不早说,似乎无故说了一大段英文就亏了什么似的。

为了更好地练习英文,我想了个法子,在STOMP论坛上放了个广告,大意是招聘学生兼职工作,十元新币一小时,每天两小时,每周五天。工作内容就是陪我聊天,为了怕引起别人误解,我还特意说明原因,只是为了练习口语,工作地点是组层楼下居民休息区,一个让人放心的地方。

没想到这样一份工作,竟然也有人应聘,那是一个叫香林的女孩,她在读中二,十三岁。我约她晚上七点在我的住处-淡宾尼22街大牌292的楼下见,香林很准时,瘦瘦小小的个子,背着一个双肩学生包。她看到我,很拘谨,我问她要不要水,她说不要,我自作主张在隔壁的小卖部给香林买了罐可乐,我们在楼下找了张没人的石桌坐下。香林还是很拘谨,她说她什么都不会,学习成绩也不好,不过她需要钱。

我问她:“你中文和英文哪个更好?”

香林说:“英文比中文好,中文只会说,读写都很差”

我说:“那就行了,英文好就行”

香林一脸愕然,我解释说,很简单,我每次都会选一个主题,我们用英语聊天就行。香林还似懂非懂,我拿出一沓资料,递给她一套,我自己一套,那是我从网上打印出来的《情景英语口语100主题》,我指着第一个主题-年龄,说:“来,我们从这开始,谈谈年龄有关的事”

香林说:“那你问我答吧”

我说也行,那我们开始吧,我改成英语说:“how old are you ? ”……

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第一课,我们的“师生关系”很奇特,作为老师的香林更像学生,作为学生的我更像老师,我循循善诱地引导着香林说出关于她的故事,这些故事都与年龄有关,比如说她对小时候最早的记忆是什么,比如说她小时候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,有哪些好朋友,家庭生活怎么样等等。

我们花了一个星期才谈完香林这短暂的十几年人生历程。一个星期后,我对香林的故事已经了如指掌,我隐隐约约感觉这样做有些不道德,像狗仔队一样,滴水不漏地挖掘人家的隐私,但我不是故意的,香林是个寡言少语的女孩,只有这样,她才会滔滔不绝地开口说话。

香林的家住勿洛,父母做小生意,在巴刹开了间杂货店,主要经营五金用具或配件及扫把拖把之类的日常用品。香林还有个十岁的弟弟,在读小学。父母辛勤经营杂货生意,早出晚归。尽管生活辛苦,但一家人还算和睦。可不久前,父亲突然变了,他爱上了喝花酒,常常和一班酒友在实龙岗那边的歌厅喝到醉醺醺才回家。父母经常因此而吵架。后来,父亲就跟母亲分房睡,一共才两间睡房,父亲跟弟弟一间,母亲跟香林一间。和母亲住在一起,母亲总是唠唠叨叨,不但要管着香林的私人事务不能玩电脑,不能睡太晚,不能看手机等,还要把香林当朋友一样每天诉苦,说父亲的坏话,说父亲在外面有了狐狸精,狐狸精是从中国来的,在实龙岗的歌厅陪酒。其实香林心里清楚,母亲年纪越大,就越爱唠叨,斤斤计较,啥事都插手,父亲烦不过,出去跟朋友喝酒解愁,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。父亲破罐子破摔,大不了离婚,有了这一想法,父亲便无所顾忌,母亲嘴里所说的狐狸精,也确有其事,那些年轻漂亮的中国姑娘,哪里是人老珠黄的母亲可以比拟的呢。父亲这样做,的确不负责任,不道德。香林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跟父亲说话,跟搬过去和母亲同住后,母亲的唠叨让香林耳朵都生了茧,有时候香林实在忍不住,提高声音,朝母亲吼叫。母亲便哭哭啼啼说她命苦,老公不要她,女儿不孝顺。香林头都大了,但香林没办法,她才十三岁,需要有个地方住,需要有人给她负担生活费,需要读书,她没办法脱离这个家。

香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放了学,宁愿在街头徘徊,也不愿早回家,以减少和母亲接触,有时赖在要好的同学家里,夜不归宿。母亲长吁短叹,说女儿随父,也跟着变坏了。香林不在乎母亲怎么想,她需要更多自己的时间。

有一天,她偶然在STOMP上看到了我的广告,似乎看到了生活的光亮,她也可以赚钱,存钱。存够了钱,就可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,逃离那个让她窒息的家,自给自足。于是,她联系了我,我录取了她。

我们的课程进展顺利,一个月内,已经谈完了四个主题,包括年龄,性格,相貌,朋友。香林跟我熟稔起来,不再那么拘谨,她甚至向我主动提出,是否能给她增加一个小时。这对我来说有点为难,我收入不高,薪水才两千八新币,房租就占去四分之一,要是再加上这笔预算外开销,日子便会过得更加紧巴巴。但我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,我不想让香林失望,她太想早日实现自己的小小梦想-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房间。

有段时间,香林精神总是恍惚,我问香林有什么事吗?香林说没事。后来才知道因为时间增长,香林来回都很赶,顾不上吃晚饭,饿着肚子上课,精神难以集中。我便在我吃饭时,也给香林打包一份,第一次打包的是海南鸡饭,外加一罐可乐。香林看到晚餐,很感动,从背包里掏出几个硬币,要把钱给我,我不收,说孝敬我的老师是应该的。我用的是开玩笑的语气,没想到香林双眼已泪光闪闪。上完课,香林跟我说,以后不要给她打饭了。我说为什么?她说,她不习惯别人对她那么好,会让她不自在。我说可以,但让她答应我一个条件,不能再饿着肚子来上课。香林答应了,我松了口气。

我给香林结算报酬是一天一结,每天上完课,便直接给三十新币现金,这样做很麻烦,我得特意去换很多零钱。跟香林慢慢熟悉后,我们便一周一结,一周一百五十新币。香林很看重这笔收入,她把一半用来零花,一半存起来。三个月下来,她已经存了九百。我们已经聊了近三十个话题,我的英语口语进步明显,我很高兴,香林反而忧心忡忡,我问香林怎么回事?香林说,她很快就教不了我了,我很快也就不需要她了。原来她是担心这个,我安慰她说,不会的,每门语言都是无境的,我会跟她一直一起学习一起进步。我的回答让香林安心不少。

日常话题聊得多了,有点无趣,我想换一换新鲜的话题,我找来一本剑桥中级商务英语,我学口语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商务应用,我觉得把教材换成商务英语会更好。我们谈的第一章是员工发展和培训,毕竟香林年龄太小,没有社会和工作经验,这些文章于香林来说很陌生,我让香林阅读那些拗口的句子,香林很不自然地配合我的引导,一涉及专业领域,我们的身份便出现了错位,我成了老师,香林成了学生。

香林很不安,收了我的钱,却是作为学生的角色。我让香林放宽心,陪我学习,本身对我就是很大一种作用。在随后的一段日子里,我的话很多,香林总是很安静听我说话。这也挺好,对我加强口语更有作用。

那年夏天,公司半年度财报发布,效益很好,公司给每个员工增发一个月工资作为奖金,工资到账后,我一次性取了九百新币现金,还奢侈地叫了一盒牛肉披萨,那是香林最喜欢的食物之一。我们上课时,我把九百新币递给香林,告诉她我预付她一个月报酬,我把披萨递过去,说,我们可以边吃边聊,吃不完就打包回去。

我期望中香林兴高采烈的状况并没有出现,她只是默默地接过钱和披萨,一边吃一边听我说话,她吃得也很少,只吃了一小块便说吃不下了。我只顾开心,并没有太过注意香林这段时间的异常。况且香林近段时间一直比较沉默,我并不以为意。

我没想到这竟是我们的最后一面,第二天,我照常在我家楼下等她,一个晚上都没等到,我打了她无数次电话,不停地发给她信息和邮件,都犹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。香林就这样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无影无踪。开始我很生气,以为香林贪图的是那九百元,对一个学生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后来心平气和地回想起来,我感觉到香林的异常从商务英语第一课就开始了,在新阶段的学习里,她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,于是选择了逃离。

如果时间可以重来,我一定会想办法突破香林的心结,让她能跟我一直一起学习,资助她鼓励她,直到她考上大学,真正把握自己人生。


文章分类: 我在新加坡那些事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