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个故事:坎

作者:陈志清来源:《我在新加坡那些事》

坎.jpg

导读:在新加坡的中国人分三类:第一类是一心要移民的人;第二类是脚踩两只船的人,比方说让老婆孩子移民而自己保留中国国籍;第三类是坚决不移民的人。主人公王刚开始是第一类,刚到新加坡,就想方设法想把家庭移过来,可是事如愿违......


正文:

王刚能被调来新加坡,我功劳最大。那阵子公司急需招个工程师,老板杰西问我,在新加坡本地招好还是从深圳分公司调好。我说当然是调好,调过来的人技术更好更听话,当然英语会差一点,但作为工程师,英语不是主要条件。我还强调说,我就是个好例子。我最后一句话起了关键性作用,深圳分公司里技术能力最好的王刚顺理成章成了最佳候选人。

王刚很开心,他明白,这对于他的人生将是一次巨大的转折,过几年,他就能像我一样,把老婆孩子都带到新加坡,最终在那里落地生根。

王刚和女友陈丽一起同居快有三年了,陈丽在一家民营厂做行政,熟人给他俩牵的线。半年前陈丽就有提结婚的事,王刚总是说要再等等,理由是他有机会去新加坡了,他想把婚结在新加坡,那将是一件多么荣光的事呀。王刚来自四川自贡的小山村,去国外结婚,于纯朴的村民们来说,想都不敢想。所以王刚就想把它办成,让家乡父母也为他自豪一回。

可调令下来了,问题也就来了,王刚没有办法把陈丽带出去,怎么说呢,其一,陈丽还不是王刚的正式老婆。其二,就算陈丽成了王刚正式老婆,王刚也还没有达到带家属的条件,根据新加坡法律,外国雇员只有薪水达到四千新币以上,才有资格申请直系家眷长期居留。王刚的起薪才三千五新币,还差五百的距离。能争取到这个机会已经很不容易了,王刚不敢跟杰西讨价还价,生怕一提要求,杰西便会把机会给别人,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,很多人都眼巴巴盯着这个位置。

王刚还想说服陈丽再等一二年,等他的工资涨到四千了,才把陈丽带过去结婚,王刚循循善诱地说,就五百块,五百块的距离,最多一年就可以了。可陈丽不上其当,只是说王刚心里有鬼,到了国外的花花世界,便会嫌弃自己。所以硬是逼着王刚把婚结了才能出去。王刚为了证明自己的忠心,便和陈丽去民政局领了证。领证后休完十五天婚假,王刚便坐上了飞往新加坡的飞机。

王刚抵达新加坡后,我把他安排在一个印度同事家里,印度同事一家四口,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,为了减轻负担,愿意分租一间房出去,一间房七百块,我在租之前打电话问过王刚意见。王刚问,还有便宜点的吗?我说单间差不多就这个价,除非和人合住一个房间。王刚不愿和人合住,于是让我租了下来。

王刚上班第二天才见到杰西,杰西是集团R&D总监,一个做事风风火火,雷厉风行的中年妇女。杰西一直以来都是王刚的顶头上司,只是以前在深圳,中间隔着一个分公司经理,所以直接交道不多,但对她的厉害听得多了,而现在和杰西同在一个办公室,天天要面对,王刚不禁有些惶恐。一直过了几天王刚才适应,杰西其实没有什么时间理会王刚,除了见面时表示了欢迎后,便再没有说过话,有什么工作都是她的秘书文森分配的。文森是脾气很好耐心很好的新加坡男人,也只有这样性格的人才能给杰西做秘书,才能做得长久。

王刚工作的第一件事是在一张便条上写了一个数字“500”,把这张便条用桌钉钉在隔墙随时可以看到的地方。做完这事,他才打开电脑,正式开始工作。他的工作依然延续了在深圳的作风,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不但对杰西交代的事务力尽完美,对同事们要求帮忙的事情都来者不拒。王刚的想法很简单,争取早日加薪早日完成那五百的任务。

一年很快就过去了,王刚只回深圳过一次,在深圳待了一个星期,他把一天抵两天用,每天晚上都恨不得把陈丽吃了。但假期一过,他还得赶回新加坡工作。一年一次,对新婚且正值壮年的王刚来说,太不够了。而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涨薪,他早打听过了,新加坡公司以前每年的涨薪幅度是5%到8%,如果升职的话,涨幅是15%到30%。常规涨薪需要两年,升职的话一年就可以了。所以他任何时候都不敢松懈,要给杰西好印象。

可人算不如天算,第一年杰西只给王刚涨了6%,王刚无可奈何,只有第二年更加努力,希望获得杰西的青睐。在一次部门聚餐时,王刚特意提了一下希望明天能把老婆带过来,杰西虽然没有当场答应,但也没有否定。一年里,王刚自问工作上没有出过任何问题,涨薪到四千应该不是问题。可没想到结果让他大跌眼镜,这次他的涨幅垫底,才5%,工资距四千还差一百。王刚找到我,希望我能给他说说情。我说,兄弟,你跟了她两年,还不了解吗?你越说她反而越反感。她眼里没有人情这一说,你只能等着她主动“施舍”。我用了施舍这个词,并不为过,杰西认为,把我们从发展中国家带到发达的新加坡生活,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恩惠了,再多要求一丝一毫她都会认为我们是贪得无厌,不识好歹。

王刚心情不好,我请他去芽龙喝酒,他把自己灌醉了,趴在桌上,泪水涟涟跟我诉说,他说他和他的新婚妻子两年了才见二次面,说他活得好苦,每天都在希望,现实却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国,他说他一个农家子弟,在新加坡工作,父母以他为荣,邻居们人人羡慕,他又怎么能空手而返,让人笑话呢。听了王刚的话,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,只能陪他喝闷酒。我想,当初不跟杰西推荐就好,那样,王刚在深圳的生活至少是安详而快乐。我希望能帮王刚做点什么。

机会终于来了,有一次杰西去深圳出差,与我的项目有关,让我也跟着去,我鞍前马后,服务杰西。整整一个星期,客户对我们很满意,杰西请我和深圳分公司的经理吃饭,我提前和那经理说了王刚的情况,吃饭时让他也帮着说说情,王刚是那经理提拔的,所以也乐得促成好事。事情进行得很顺利,杰西说,今年考核肯定会给王刚加到四千以上,她说她其实也知道,只是特意给事情增加点难度,哀兵才更有战斗力。经理连连奉承杰西说她管理有方,值得他学习。我也举杯敬酒,敬我们聪明无比的老板。心里却想着可怜的王刚,他为老板的小聪明煎熬了整整两年。

回到新加坡,我跟王刚说杰西今年杰西肯定会给他加薪,让他能把老婆申请过来。王刚很高兴,立即和陈丽报告了这个好消息。那段时间,王刚心情好,整天对人笑眯眯的。我是过来人,能理解王刚的兴奋,真心替他高兴。

可事情并没有朝着王刚想要的方向行进,这一年公司经营出了些问题,集团董事会改组,新的CEO上任,新官上任三把火,第一把火烧的便是成本,他大力缩减公差费用,办公费用,强制员工休年假等等,更离谱的是,他以公司亏本为借口,取消了今年的加薪。这对于王刚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杰西给大家开了个会,安抚员工的情绪,大意是大家要齐心协力,与公司共渡难关,下一年情况好转,肯定会把今年的补上。我们都无所谓,这种事强求不来,只有王刚想不通,煮熟的鸭子,怎么就这样飞了呢。

很长一段时间王刚一直萎靡不振,怎样劝导也无济于事,有时请他去喝酒,他总是谈他是多么的煎熬和苦闷,听得我耳朵都起了茧。情绪影响工作,王刚的项目频频出现问题,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给杰西制造麻烦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。于是我找了一个做劳务中介的熟人,请教如何把陈丽办到新加坡来。中介问陈丽英语怎么样?我照实说她英语不好。中介说,那只能做工厂普工,中介费八千新币,工资底薪八百,加班费另计。

我把普工这一门路告诉王刚,王刚说跟陈丽讨论一下,讨论的结果是,这样做太憋屈,不吃不喝十个月工资都给了中介,而且还是做最底层的普工,让人无法接受。我跟王刚说,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方案。王刚说他不信就找不到工作,说不但会让陈丽过来找,他自己也会另谋出路。

王刚说到做到,他自己在领英和几家猎头网上发布了简历,要求就一个,工资四千以上。他让陈丽也请假,拿了三十天旅游签证来了新加坡,一有空,他就带陈丽去找工作。王刚和陈丽都满腔热血,认为只要肯努力,找份饭吃肯定没问题。

一个月内,他们走遍了新加坡的大街小巷,结果让人沮丧,售货员,售票员,服务员,促销员,收银员等等服务性的工作都需要英语口语流利,永久居民和公民优先。陈丽不懂英语,那只能选择普工和清洁工,但是这两个工种都是通过中介公司批量统招的,不接受个人报名。王刚那边倒是有消息,也面试过两家,但不幸的是,王刚也栽在英语上面,王刚3D绘图技术很好,有一家公司愿意接受他作为绘图员,可工资只能给两千,绘图员就这个价。王刚绝望了,两千块,比他在国内的工资还低。

王刚的小动作瞒不过杰西,杰西不需要一个不专心工作又不忠诚的员工,她决定把王刚退回深圳分公司。王刚听到这个消息,主动辞了工。曾经从深圳公司走的时候风风光光,让人羡慕,他受不了这样被退回去。

王刚回国时,也是我送的行,迎来送往,也算是有始有终了。在机场,他对我说,真佩服我,能忍。我说,不是忍不忍的问题,是信念坚不坚定的问题。我不愿就这个问题说太多,道理其实王刚也懂,只是做起来很难。王刚回国后把新的联系方式发信息给了我,不过我们很少联系。听说,他因为有海外工作经历,进了一家大型外企,买房买车,结婚生子,日子过得挺不错。


文章分类: 我在新加坡那些事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