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

作者:陈志清来源:《我在新加坡那些事》

我在想,我是什么时候迷上极简主义文学的,很多年前,我看到了哈金的小说集《落地》,里面的文章语言精练,一个字都没有多余,结局开放式,让人回味无穷。我立刻喜欢上了这种文风。后面我要看了哈金的其他作品,却与这种风格差异甚远,心里不禁疑问连连,他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写出《落地》的呢?

直到后面我看到了雷蒙德.卡佛的作品,才知道卡佛才是真正的现代极简主义文学大师,哈金或许在看了卡佛的作品后,心血来潮写下了《落地》,在文学枝繁叶茂的系统下,现代极简主义是一个很小的几乎被人忽视的分支,他们追求简约而不简单,用英文的说法就是LESS ISMORE。美国人对卡佛的评价褒贬不一,有人说卡佛揭露了美国社会的伤疤。褒我就不说了,我认为贬才是真正对卡佛成就和影响力的认可,是卡佛那种简单的透露着淡淡忧伤的文字侵入人心的有力证据。文学就是要深刻,深刻到在你读的时候根本察觉不到他的深刻,但等到读完的时候,蓦然回首,深刻已然在心。卡佛的文字在这一点上的应用炉火纯青。但有意思的是,当被大众冠上极简主义标签的时候,卡佛本人却不认可,他认为他只是在用普通的语言在写普通的事物,并赋予这些普通的事物,以广阔惊人的力量。

或有人注意到,我为卡佛的极简主义前面写了现代这个词,这是我自作主张提出的概念,因为我认为古代极简主义才是真正文学之简的巅峰,特别是中国古代的唐诗宋词,短短一首五言七律,就刻画出一个宏大的世界,只是古人的世界太遥远,古人的成就后人已再难企及。这个话题太宽泛,文学界也根本不会以"简"作为文学分类的维度,我给极简主义文学前面加"现代"两个字,纯粹是对古人的敬意。

从极简主义文学开始,我理解了极简主义绘画和雕塑,极简主义建筑和设计,极简主义音乐,极简主义生活,极简主义产品,所以当我看到乔布斯发布IPod,我惊为天外来物,看到IPhoneMac air时也是如此。作为一个作家,我崇拜卡佛,作为一个产品开发工程师,我崇拜乔布斯,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业,我想,那就是创作一部极简主义的文学作品,设计开发一款极简主义风格的产品,向卡佛和乔布斯致敬。虽然有点鹦鹉学舌,但是我去做了,也做到了。而且我还会持续做下去,因为有些事做着做着就会成了习惯,创作和开发都充满挑战,但我享受其中。


文章分类: 我在新加坡那些事
分享到: